地藏论坛

 找回密码
 现在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藏论坛规则与公告
地藏论坛微信微博
佛教乾隆大藏经
地藏论坛全文搜索
查看: 2955|回复: 60

正觉的反思(四):对释惟护法师《我的菩提路———从“正觉...

[复制链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2

精华
发表于 2019-6-26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发表前三篇文章后,原本计划继续写下去,但由于私人理由,加上正觉在此之后发生了不少事情,所以一直在寻思如何有条理地探讨“正觉现象”。

同时,陆续收到各路人通过知乎传来的私讯。有鉴于他们的回应和问题,计划撰文回溯一下自己的在正觉的经历。

没想到文章完稿之前在知乎上发现了一篇主题类似的文章。其作者,正是我前文的主角释惟护。

释惟护法师于不久前(2019/6/7)在其微博上发表了六卷长篇文章,标题为《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

文中,释惟护法师表示他写作此文是由于笔者之前的三篇文章把他“推上风口浪尖”,使他觉得有必要交代一下自己在正觉的整个经历。

卷一部分的尾声,释惟护法师写道:“至于《正觉反思》中提到的一些“正觉同修会”内务事情的运作细节,确实有不尽如实的地方,这也是难免的。作者毕竟不是当事人,只能把一些比量、非量推理,当作是事实来作结论。”

首先,笔者在此感谢释惟护法师的谅解。文中所有褒奖,笔者受之有愧;所有因反思文章所导致的“过失”,笔者一力承担,诚心忏悔。

在第一篇反思文章中,我曾经指出,“笔者以下所述,不是个人看法,而是正觉内部各个阶层(包括开悟)的学员对此事的私下质疑与反思”。

这里的正觉学员,主要是指台湾地区的学员(但也包括所有不知内情分散世界各地的正觉学员)。我们对释惟护法师和《坛经注解》风波的认知,全部都来自萧导师在增上班和亲教师会议所做出的评论。记忆所及,萧平实导师甚至没有在台北周二讲经对一般学员提及此事的细节。

诚如释惟护法师文中所说,笔者之初衷,并非针对释惟护法师。

虽然如此,还是重读了自己的文章多遍。当初文章所采立场是一个台北正觉学员的立场,文章的批判是建立在“萧导师对释惟护法师所做的批判是真确”这个假设上。因此,其中有些字句确实把释惟护法师当成破戒比丘来形容。

采取这个立场,原因有二:其一、我当时的身份确实是正觉的学员,而且唯有站在正觉学员的立场来写,正觉的人才有可能愿意读下去;其二、在撰文当初,我心中确实还无法完全相信萧导师对一位出家僧宝“开名车、伴美女”的公开指责竟然纯粹道听途说、未经查证。

直到反思文章发表后,萧导师公开说笔者的文章与什么出家人有关,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导师根本就是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一厢情愿地猜测笔者身份、消息来源和写作动机。

萧导师“回应”文章后,我再回忆多年来正觉菩萨私下形容被导师误解冤屈的事情,才开始怀疑导师以前对他人所做的评论,许多也都是未经核实的一面之词。所以才有第二篇开头对导师冤枉弟子门人的批评。

若因上述原因,对释惟护法师造成困扰,或是因为文章内容对释惟护法师有错误或不实的批评和描述,影响个人声誉信誉,笔者在此至诚公开道歉。

需要重点声明的是,即使是针对释惟护法师“名利双收”的质疑,也并非针对释惟护法师,纯粹是为了指出整件事在因果上会出现的各类问题。

笔者已经修改三篇文章中针对释惟护法师的句子,避免读者误会,若还有不妥之处,请私讯笔者。

对释惟护法师《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前三卷的感想

读释惟护法师撰文细数自己在正觉的经历,我第一个反应是欣慰。

如前《正觉的反思》前三篇所说,正觉内部的资讯高度切割和机密化。除了高层和直接参与者,即使是台北的亲教师和增上班的人,也不清楚正觉的各项业务和操作。基层学员就更是一无所知。

前三篇文章主要是根据我在台北的见闻所写。其中有亲身经历,也有从多方资讯汇整的分析。尽管有戒律和会规的庞大压力,由于负能量过高,抱怨诉苦的人其实不少。为了保护消息来源,笔者必须避免提及细节,只能以笼统的方式重点描述正觉的“封建制度”。

释惟护法师所披露的内容,条理分明资料完整,基本上与笔者所见所闻高度吻合。

至于文中切中的重点问题,也是许多看清正觉的人在过程中必然会省思的部分。

当然作为读者我们其实无法彻底考证事实真相。而且不管写得多么详细,正觉内部的人为了自我感觉良好,必然选择不信不看不理会。

但是若以同理看待,又凭什么无条件相信正觉同修会和萧导师的言论就是事实的全部?

我只是希望,大陆地区正觉的现役学员和考虑去正觉学法的人,自己去亲身体会和印证外界的这些批判和揭发。即使你没有类似的经验,也不要急着否定。追求真理的佛弟子,在学法的过程中应该秉承 佛陀教导,保留理智和质疑,并拒绝接受不公平的对待不合理的教导。

对于释惟护法师所透露的一切,我没有能力去评断真假。可以分析分享的是,其文章内容与我在正觉多年的见闻是否吻合,以及一些引申思考。

正觉的阴谋论者大概会认定笔者与释惟护法师串通一气,而且正中萧导师最近所说“正法被天魔干扰”的警示。这就是正觉面对一切质疑批评和挫折的惯性“应对措施”。

但是,该说的一定要说,唯有如此,才可以避免正觉同修会垄断真相。

一:总体印象

总的来说,释惟护法师《我的菩提路》一文前三卷中所描述的经历与《正觉的反思》前三篇的内容大体是互相呼应印证的。他用自己的遭遇和大量细节交代自己的经历,内容更加细致全面。其中的心情转折波动,不像是一个没有经历同类事件的人可以伪装的。

以笔者所知,《我的菩提路》一文前三卷叙述的,都是在正觉同修会重演了不知多少次的老套戏码。

当然大部分的忠实学员和明心菩萨都难以想象讲堂和导师会这样待人处事。毕竟大部分人都非常听话,在正觉的权力斗争中步步为营,而且绝对相信导师的人格和证量。

事实上,在正觉,唯有当你的能力威胁到某些人的权力范围,或是当你的观点理念做事方法触犯挑战正觉的既有的体制时, 你才开始真正认识正觉那些“大菩萨”的人格品德、心胸气度。

我不知道大陆有多少个“释惟护”这样的案例,但是按照这么多年台北的情况,肯定不是单一事件。卷一最后提及的“果周师”也是曾经在正觉学法的法师,也同样被正觉监控。

曾经手握大权又与高层频密互动,然后中剑堕马受到高层制裁,最终胆敢公然退出的人绝对不多。

许多人都是默默离开,免得被纠缠骚扰恐吓。正觉同修会则一向刻意掩盖不光彩的事情,自然从来都不会提一下增上班的退出率,或是《我的菩提路》前两集里面的明心菩萨有几个离开了。

我觉得欣慰是因为愿意出来分享经历的人不多,能够提供这么多细节的人就更少。

对终于看清楚正觉和最后毅然离开的人来说,正觉这段经历极度压抑郁闷,其中的扭曲、疯狂和极端,确实犹如一场文革。就是因为这么疯狂扭曲,很多人都觉得,无论写出什么都无法改变正觉忠实学员的想法。那又何苦浪费时间跟他们纠缠?

但是今天,我宁愿是那个承受这份失望而离开的人。学佛原本就是为了追求真理。离开是因为选择看清真相。留下的人,选择活在自欺中的“菩萨”,真的有解脱吗?

二:对出家众的疑忌

释惟护法师明心后,我在讲堂与之有一面之缘,听说是大陆的出家人破参,当时有点诧异。诧异是因为正觉内部一向的说法是:正觉早年渴望增加出家众的人数,结果导师让出家众明心后,这些人闹出了许多事,包括离开正觉另立道场。

因此导师觉得出家众有私自弘法的野心,出家众录取禅三的向来不多。释惟护法师能够破参,当时我猜测是与他的弘法业绩和正觉需要借助出家众在大陆扎根有关。但是正觉后期对释惟护法师态度突变,某程度上反映的还是对出家众的不信任。

本来我们都没有注意导师对出家人的态度。大家的感觉只是导师在强调菩萨的尊贵,鼓励大家发大心大愿在五浊恶世护持佛法。前两年发生了一件事,才让许多人有想法。据悉,有位新任助教老师因为跪拜一位出家人,被导师公开批评,而且宣布明心菩萨不可跪拜出家人,倘若违规会严重到好像要被开除增上班学籍。理由是:这种行为助长声闻心态。后来是某亲教师在亲教师会议为那位菩萨辩解,导师才没有再追究,但是似乎当事者还是被取消教职。

令人不解的是,跪拜出家人何过之有?就算菩萨证量比较高,但是菩萨心胸宽广,根本不会因为证量高低就会认为跪拜出家人有损菩萨的尊贵。至于说"助长声闻心态", 佛陀也是出家人,出家人也可以是大乘菩萨,而且,这个跪拜事件又不是什么公开高调的事情,为何要如此小题大做?

其实从这件事,我们还看到,萧导师的性格并不像他表面所展示和亲教师所演绎的那般随和无争。这也是我后来越来越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萧导师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是非常主观坚执的。很多被边缘化和革职的人当初都是误以为导师是一个合情合理的人,以为下面的运作问题与导师无关,当他们提出各种提高效率的改革建议时,才发现问题根源。

此外,疑忌出家人也反映的另一个问题是,导师的心态非常矛盾。比如说,即想借助出家人在大陆”攻占寺院“,又怀疑他们自立山头。


三:监控、密报、对大陆学员的不信任

因为不信任,所以释惟护法师提及自己被正觉密探监视当然是绝对合乎正觉向来的做法的。

正觉的监控对象不光是出家人,其实正觉对大陆学员一直都不信任(尚未听过有台湾学员被严密监控)。除了导师特别优待的大陆干部,对一般学员我们都被告知要戒备防范,避免透露太多资讯。

这里有一个非常矛盾的地方。一方面,大陆学员捐款慷慨,是正觉的大金库。另一方面对大陆学员又充满不信任,生怕是国安部派来的密探间谍。

有位大陆学员表示:除非你捐一大笔钱给正觉,用现金表示忠心,否则不管你付出了多少劳力,都难以得到信任。

这种矛盾的态度当然不可能没有经过导师明示默许。若导师尊重大陆学员,下面的人怎么敢如此妄为?这大概也是谢子晴老师为什么有胆子对大陆学员那么凶狠的其中一个原因。

监视是一件侮辱、不尊重且侵犯隐私的行为,被监视者当然异常反感。

用人不疑,有疑可以巡正途了解情况。问题是,当你一开始已经对某人有疑,你看待他的角度已经是偏颇的,被派去监控别人的更是要为了做业绩而找碴。

除非你全部用录音的,不然光看一个密探的报告,请问如何肯定监控者的观点一定客观公正?用测谎机吗?还是用导师的神通异能鉴定?

再来,如果正觉和萧导师无证无据就可以对我们有疑,那为何我们不可以对这个我们资助支持的团体和其法主有疑?正觉批评自己的学员,就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属于保护持正法的行为?我们批评正觉的任何人事就被套上诽谤正法、说四众过和破合和僧的罪名?

佛法里面难道没有平等,只有独裁?

如同释惟护法师所说,监控他人确实是侵犯隐私和基本人权的不合法行为。可怜的是很多正觉学员,一旦全盘被正觉的“佛教世界观”潜移默化,就不敢质疑这种事情的合理性,心甘情愿放弃自己的人权和尊严。

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最根本的质疑是:导师不是在禅三都详细了解过自己的弟子吗?导师不是说他什么都知道,因为护法神会跟他说吗?那还需要密探吗?

四:鼓励互相揭发密报的开悟圣者?

没接触管理层之前,我从来都不信导师和正觉管理层会喜欢听大家互相举发,在背后打小报告。

后来才发现事实正相反。

正觉的高层和管理层明明非常愿意听信一面之词,也从不请当事人澄清对质,反正也没人在乎谁被冤枉。

试想:如果真的没有人爱听小报告,又或者你打报告后要面对公平透明的审查,真的还会有这么多人去告发别人?难道每日把佛法和修行挂在嘴边的人,就没办法自己疏通拆解这些每个团体都有的人事纠纷?

再说:打小报告就不是“说四众过”?

最近萧导师在台北周二听经时说:如果跟會裡的菩薩約出去一起喝咖啡聊菩薩們是非,就犯下說四眾过。

但是如果你向正觉和导师举发其他菩萨,不管有没有证据,不管证据确凿与否,你都是没有犯下說四眾过?

顺带一提,最近成立的戒律院,虽然建立一个正式查证的机制,但是不解决问题。正觉的事情本就没有公正可言,得益的往往是那些爱挑拨是非的菩萨。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2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鼓励互相揭发密报的开悟圣者?

没接触管理层之前,我从来都不信导师和正觉管理层会喜欢听大家互相举发,在背后打小报告。

后来才发现事实正相反。

正觉的高层和管理层明明非常愿意听信一面之词,也从不请当事人澄清对质,反正也没人在乎谁被冤枉。

试想:如果真的没有人爱听小报告,又或者你打报告后要面对公平透明的审查,真的还会有这么多人去告发别人?难道每日把佛法和修行挂在嘴边的人,就没办法自己疏通拆解这些每个团体都有的人事纠纷?

再说:打小报告就不是“说四众过”?

最近萧导师在台北周二听经时说:如果跟會裡的菩薩約出去一起喝咖啡聊菩薩們是非,就犯下說四眾过。

但是如果你向正觉和导师举发其他菩萨,不管有没有证据,不管证据确凿与否,你都是没有犯下說四眾过?

顺带一提,最近成立的戒律院,虽然建立一个正式查证的机制,但是不解决问题。正觉的事情本就没有公正可言,得益的往往是那些爱挑拨是非的菩萨。

五:推广组和教学组的高压管理

释惟护法师文中所描述推广组和教学组的权威和“高压管理”,这一点只有没亲身领教过的人才不了解。正觉的行政架构里面,这两个小组最有权力,其领导很多都是开国元勋和导师的亲信心腹,是萧导师高度信任的人。内部人有个说法是:跨越这两组职权界限的人都没好结果。

文中提及正觉禁止释惟护法师举办三皈依法会,同时在大陆坚持用一套死板的台湾制度管理大陆的学员。这两件事指向一件事:正觉的中央集权统治。

至于做事死板,不因地制宜,这更是正觉文化的最高坚持,不可挑战。正觉在大陆弘法,是尽量要把台湾的一切做法复制到其他地区。无法复制的话,大陆的一切事宜都必须经过台北的批准许可,而且台北的沟通方式一定是高压官僚。这里面的教条死板和不合理,当然是“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行为。

采取这种管理方式的目的就是不希望失去掌控。任何知道正觉同修会密意又有独大“趋向”的人都是被疑忌的对象。

六:释惟护忘记开悟内容?

据悉,萧导师公开宣称释惟护法师忘记开悟内容,乃佛教历史上前所未见之事。

上过禅三的人都知道,明心的“密意”不过就是一句话几个字,而且你会被反复拷问,确保你不会弄错。在这篇《我的菩提路》的卷二里面,释惟护法师也重述了他禅三明心的经过,记忆清晰得很。

按常理推测,导师说他忘记明心内容,大概是因为正觉不断去与释惟护协商,协商不果就滋扰。“忘记开悟内容”这种话怎么听都像是用来打发正觉的说法。

那么为何滋扰过程中要问到开悟内容?是深恐他私下弘法的时候广传密意?

说到开悟内容,我们一直大惑不解的是:既然密意这么珍贵,萧导师又如此害怕它被泄露,那为何不谨慎一点?又为何要设定一个开悟人数?

到了今天我对上述做法只有一个解释:密意是一个令学佛人难以抗拒的诱饵,同时,密意也是控制分化大家的工具。

正觉的畸形现象,大多是由这个密意所衍生的病症。正觉的监控密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密意不会被正觉以外或不忠于正觉的人用来弘法。如果允许自由开班运作甚至讨论法义,台湾正觉同修会的存在就不重要了。

七:“什么都知道”的萧导师被长期误导蒙蔽?


我们在正觉,每当看到非常不合理的事情,通常都一厢情愿认为导师不知情或是被误导。

以前的我,看释惟护法师的文章,即使再同情同理,也必定这么想。

坐在最高领导位子上,离基层太远,奉承讨好的人太多,接收的资讯当然不可能完全准确。但是就算不完全准确,一个三地菩萨如何被一个未入地的菩萨长期忽悠蒙蔽?这里的关键字是长期。

事实上,我在正觉看到的情况有几种。

     1、那些大家认为“奇怪”的做法其实都是导师的喜好和决策。

以我所见,不管是亲教师还是正觉各级干部,大部分人对导师都是高度恭敬,有些夸张到见导师前要预习自己的说辞,在导师面前屏息静气,要说谁敢不敬导师不畏因果,胆敢忽悠三地菩萨,那只能是极少数人。

与其说有人蒙蔽导师,更像是各级干部尽力迎合导师的喜恶。导师在乎数字,所以下面标榜业绩重量不重质;导师厌恶DL和宗喀巴,下面就劈头盖脸的发文谩骂;导师说自己是玄奘再来,下面就不顾一切拍玄奘马匹,就差没举办歌颂玄奘大赛。

那为什么正觉高干很多气焰嚣张,萧导师却一向笑容可掬和蔼可亲?

后来我终于明白,在正觉,导师扮演的角色是不得罪人的 “慈悲伟大智慧过人的三地菩萨”,尤其是对基层学员。除非是涉及法义的事情,或是非常严重的过失,所有黑脸角色都是由正觉的高干扮演,监控训斥降职撤职那类指令也都由他们发出。

从未触犯天威的人自然完全看不见这一点。大部分人(明心和未明心的)对导师的了解都是幻想。

2、导师接收的资讯有些确实是有偏颇而且经过过滤筛选修饰的资讯

这种情况难免,问题是,这么多年导师还没看清下面的人谁诚实谁撒谎谁有私心谁逢迎拍马?

权力都是由导师赐予的,导师自己看错人,用人不当,为何不检讨自己?今日倘若一家公司的总经理长期判断错误,大家必然责他无能。为何萧导师就可以用“天魔干扰正法”这类理由来卸责?

导师不了解他身边的弟子,主要原因是他其实从未在这里用心、判断力也不到位。

释惟护法师文中说“导师流泪”和游说他回巢等等。确实,导师对弟子说话一般都是委婉柔和。对没有明心的人承诺何时让上禅         3,对明心的人,鼓励他们追求职位和见性。
导师擅长给弟子“宗教安慰”,其他的他真的关心吗?不光导师不关心,正觉各组的领导也不关心,他们最关心的是你的“利用价值”。当然,在正觉,我们认为这些心态都是“弘法考虑”和“不攀缘”的正确行为。

最后又回到那个许多人心中都有的疑问:导师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护法神没提个醒,他自己也不去入定看一看吗?


九:慈悲与尊重?

监控、高压管理、要求听话和服从、以“量化的福德”作为获得佛法“证量”的“资粮”、以“戒律”为名限制言论自由从而杜绝质疑和不满、用诽谤三宝罪名制造恐惧。。。正觉同修会的制度里有的是恩宠和忠诚,谈不上真正的慈悲。

我们可以每天标榜菩萨的高贵导师的慈悲,但是很明显,这样一个制度助长学员之间互相猜忌、嫉妒、比较、告发、覆藏、伪装。。。

即使释惟护法师此文的内容真的都是胡编乱造,或者是“五句真话里面参杂三句假话”的创作,文中有一点让我感动。

释惟护法师提及正觉学员里面,有很多青年中年菩萨,如何不顾自己的生活和家庭去护持正觉,这些人之中“福报”不好的,辛苦多年都没有机会录取禅三。

这个现象在正觉真的太太太普遍了。一旦被明心开悟和累积大福德所感召,有年青人不顾经济状况和家庭反对不读书不进修宁愿找份简单的工作方便自己在正觉做义工,有人倾家荡产典当借贷送钱去正觉,有老人家不顾身体状况拼命做义工。。。

正觉讲堂隔三差五宣导会规和泄露密意的后果,但是这么多年,有多少次慎重提醒为它付出的学员要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出钱出力都应该量力而为???

是有个别亲教师经常教导大家随顺亲友,对大众要忍辱,可是:
      一来大家都被正觉一再鼓吹强调标榜的明心开悟和累积福德冲昏了头脑;
      二来,即使是随顺和忍辱,后面的心态还是“有所得”,因为你要展现菩萨的风度和心量,你的亲朋好友才会被你感动,来正觉学法,或者不反对你来正觉学法。

另一个普遍现象是:大部分正觉的学员和义工都觉得不被尊重。

正觉的要求是:义工需要高度配合、唯命是从、心甘情愿任人驱策。说得好听,你是弘扬正法的棋子;说得不好听,就是你必须愿意放弃独立思考和道德判断,成为傀儡和奴隶。

真正的慈悲是无条件的施予。

正觉对所有以义工的态度,到底是包装在“鼓励大家累积大福德”底下的利益交换,还是真正的尊重、体恤、感激和爱护?

为什么一个佛教团体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这是我曾经大惑不解的问题。

一个把福德和证量都功利化的团体,一个选择拼命扩大版图而不是脚踏实地帮助佛弟子扎实修行的团体,它看待所有人无可避免都是一枚助它成就大业的工具,慈济如此、正觉也如此。

在这种体制里,四摄法是个空洞的呼吁,谈尊重太奢侈,谈慈悲简直是亵渎!

萧导师早年就公开说: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

他的这句“名言”直到今日还不断在干部培训上被强调。

难道这就是三地菩萨对众生的慈悲?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2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学习佛法的同时请大家保护自己

在正觉这些年,我看过不少人因为在正觉学法极力追求明心开悟,令自己工作不顺生活困顿、操劳过度身体失调、精神焦虑抑郁、思想僵化封闭。。。而且大家往往因为奉行正觉提倡的忍辱随顺调柔转依,对自己的身心状况不知不觉不面对。

所以,我敦请大家首先照顾好自己的身心。

不要为了明心和福德,不顾家庭、事业、生活、耗费您养家糊口退休养老的金钱、或是变成一个生活中只有正觉连朋友都没有的极端宗教分子。学佛不是这样的,修行也不是这样的。

对大陆的同修们,除了身心健康外,我最想说的是:不要为了明心和福德,为正觉同修会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比如说,正觉曾经叫大陆学员四处散发破斥密宗的文宣。这在大陆绝对是违法行为, 除非您承受得起后果,请拒绝参与。

如果您因为违反宗教法被逮捕拘留审问,影响自己的工作事业家人,正觉同修会没有办法帮你,不会给钱你渡日养家,更不会因此让你开悟明心。

正觉没有资格也不应该要求学员做任何违反国家法律的事情。

事实是,2018年,当有关部门开始全面封杀正觉的时候,正觉的秘密弘法道场被公安部门巡查,有大陆同修被公安拘留问话,而正觉的亲教师和干部为了保护自身安全不敢踏入中国境内。有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当正觉的弘法道场面临公安巡查时,正觉指示“保安义工”应该为正法“不惜身命”,让亲教师安全撤退。

我的意思是,到了紧要关头正觉没有能力出面保护任何人,就算要保护,这些明心菩萨才是正觉珍惜保护的对象,不是一般的学员。

如果您认为,为了一些没人可以完全保证会兑现的伟大福德以身犯险做违法的事情是值得的,我请您三思再三思。

修学佛法不是把自己变成失去理智的原教旨主义信徒。如果越学越不快乐,或许您应该重新检视自己所学是否符合佛法的精神。

结语

正觉同修会是一个依靠学员捐款与义务劳动的团体,对重要事项,尤其是牵涉因果和大量金钱的事项,大家都有知道真实情况的自由和权力,以及追究问责的权力。

不仅如此,作为他的成员,我们都有权力去说出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而不是任由正觉同修会垄断真相。

我们仰望佛法渴求真理,所以曾经全心相信正觉同修会和萧平实导师的一切说法,并且捐助财物,支持同修会的运作。

但是当我看到以上问题,我必须敦促大家:如果你认为捐助正觉有伟大福德和善因,那请慎重思维正觉到底是福田还是毒田。

如果笔者与释惟护法师所说有一丝半点的真实性的话,正觉未必真的是全球唯一正法和最大福田。您的“护持”可能招致恶果,或是让您在未来的生命中不断与其所造的业力纠缠牵扯。

每一次您看到不合理的事情,请不要不自觉地将它合理化。至少,应该有所警惕,拒绝盲从,保护自己。

所有针对正觉制度的批评,请您亲身体会;所有针对佛法的批评,请您客观地寻找答案。

相信之前,务必先学会分辨和质疑。

最后,请平心静气思考一下,这样一个团体真的会是玄奘菩萨的后世创建的?


以下是释惟护法师《我的菩提路》一文的链接:

释  惟护法师微博
https://weibo.com/u/7089979081?is_hot=1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全七卷一篇)
http://www.bskk.com/thread-3093339-1-1.html
(出处: 地藏论坛 主版)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 卷一
http://www.bskk.com/thread-3093249-1-1.html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 卷二
http://www.bskk.com/thread-3093282-1-1.html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 卷三
http://www.bskk.com/thread-3093283-1-1.html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 卷四
http://www.bskk.com/thread-3093298-1-1.html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 卷五
http://www.bskk.com/thread-3093299-1-1.html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 卷六
http://www.bskk.com/thread-3093300-1-1.html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 卷七
http://www.bskk.com/thread-3093347-1-1.html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2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自【正觉的反思(四):对释惟护法师《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的回应】
https://zhuanlan.zhihu.com/p/693 ... =714197203039567872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2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6028

帖子

3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6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宗教传销组织可怕~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6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6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6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6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7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7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7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7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7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7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7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6-27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2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2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地藏论坛

GMT+8, 2019-10-20 09:49 , Processed in 0.132234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