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论坛

 找回密码
 现在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藏论坛规则与公告
地藏论坛微信微博
佛教乾隆大藏经
地藏论坛全文搜索
查看: 10732|回复: 505

唐朝的a音在元代时变成o/e音

[复制链接]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关于「阿弥陀佛」的「阿」是读作a还是o/e的的争论很热闹,特将一篇论文介绍过来,以资参考。根据这篇论文的结论,唐宋以前,「歌」韵在唐宋以前是读作a的,在元代才开始读作o或e。

[size=14.0000pt]《歌戈鱼虞模古读考》是汪荣宝最重要的语言学论文。长期以来,传统的音韵学有“古无麻韵”一说,认为今天的麻韵虽然读作a,可是在中古音中却分属于现在读o的歌、戈韵,和现在读uü的鱼、虞、模韵,因此,今天麻韵的a音是从西域来的。汪荣宝的这篇文章反对这个说法。他首先注意到一般语言的规律,他说:“人生最初之发声为阿a;世界各国字母多以阿为建首;阿音为一切音之根本,此语言学之公论也。”由此推断上古汉语也应当有a音。而且开篇明义提出自己的结论:
[size=14.0000pt]「依余研究之结果,则唐宋以上,凡歌戈韵之字皆读a音,不读o[size=14.0000pt];魏晋以上,凡鱼虞模韵之字亦皆读a音,不读u音或ü音也。」
[size=14.0000pt]此文一出,在当时即引起轩然大波,引发一场大讨论,史称「第一次古音学大辩论」。而后来的研究基本认同此文中关于「唐宋以上,凡歌戈韵之字皆读a音」的结论,而对「凡鱼虞模韵之字亦皆读a音」则有分歧。故此,我们不妨看一下文中关于「唐宋以上,凡歌戈韵之字皆读a音」这一结论的推导。
[size=14.0000pt]一、日本汉字有音读与训读,其音读又分吴音、汉音、唐音。而所谓「汉音」正六朝唐人之读音。列日本假名对照如下:
[size=10.5000pt]片假名
[size=10.5000pt]ア
[size=10.5000pt]カ
[size=10.5000pt]サ
[size=10.5000pt]タ
[size=10.5000pt]ナ
[size=10.5000pt]ハ
[size=10.5000pt]マ
[size=10.5000pt]ヤ
[size=10.5000pt]ラ
[size=10.5000pt]ワ
[size=10.5000pt]平假名
[size=10.5000pt]あ
[size=10.5000pt]か
[size=10.5000pt]さ
[size=10.5000pt]た
[size=10.5000pt]な
[size=10.5000pt]は
[size=10.5000pt]ま
[size=10.5000pt]や
[size=10.5000pt]ら
[size=10.5000pt]わ
[size=10.5000pt]罗马音
[size=10.5000pt]a
[size=10.5000pt]Ka
[size=10.5000pt]Sa
[size=10.5000pt]ta
[size=10.5000pt]na
[size=10.5000pt]ha
[size=10.5000pt]ma
[size=10.5000pt]ya
[size=10.5000pt]ra
[size=10.5000pt]wa
[size=10.5000pt]借用字
[size=10.5000pt]阿
[size=10.5000pt]加
[size=10.5000pt]左
[size=10.5000pt]多
[size=10.5000pt]那/
[size=10.5000pt]波
[size=10.5000pt]末
[size=10.5000pt]也
[size=10.5000pt]罗/
[size=10.5000pt]和
[size=10.5000pt]韵目
[size=10.5000pt]歌
[size=10.5000pt]麻
[size=10.5000pt]歌
[size=10.5000pt]歌
[size=10.5000pt]歌
[size=10.5000pt]戈
[size=10.5000pt]末
[size=10.5000pt]麻
[size=10.5000pt]歌
[size=10.5000pt]戈
[size=14.0000pt]即:即属于歌韵者五字,属于戈韵者二字,属于麻韵者二字,属于入声末韵者一字……今「a列」十字中取材于歌戈者七字,则歌戈之必与a音相谐可知。有人说用假名来切汉字未必准确,确实如此,有些汉音是日本语音所没有的,这些音他们只能用类似的音来代替,但是日本语音中与汉音相同的,那肯定也应该用合适的音来对译了。假如「歌戈」两韵在魏晋隋唐时已经读作「o」的话,日本为什么不用与之相近的「おo」列而非要用不相近的「[size=14.0000pt][size=14.0000pt]a」列来切音呢?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如果说日本的「汉音」不足为据,则再找西方人的译语。
1、阿拉伯商人苏莱曼·尸罗菲着《中国印度见闻录》中说:「中国滨海方面与sīla诸岛爲界,其民白皙,臣属中国,自言『若阙朝贡,国必不雨』,惜我国人无亲历其地者。」这里的sīla指的就是唐朝时朝鲜半岛的三国之一的「新罗」,这时刚刚统一朝鲜半岛,《南史·新罗传》称新罗亦称「斯罗」,与sīla比较可知「罗」即读作「la」,而且这个阿拉伯人说「惜我国人无亲历其地者」,他没有亲自到那里,那么这个名字必然是从唐人那里听到的,那么唐人的「罗」也就是读作la了。
2、《印度异闻录》中阿拉伯人称日本为「Wā qwāq」,即「倭国」,而「倭国」是唐人对日本的称呼,那么这个现在读作wo的「倭」在唐朝也是读作wa的。
3、不止于此,马可波罗与宋元之际来华,当时中国已经是「中原音韵」了,这个就是现在普通话的母本,而当时的马可波罗翻译「河中府」为cacianfu,「河间府」为cacanfu,译「河」作「ca」,与日本汉音音读「河」为ka完全一致。所以说,在宋末元初的「歌」韵还是读作a而没有变成o或e的。
4、梵汉对音,列举了很多个梵语音译词与梵语原文,如:
阿弥陀,amita
佛陀,省谓之“佛”,此言“觉”,梵语爲buddha。古读“佛”如勃,《晋书》“赫连勃勃”,《宋书》作“佛佛”也。
摩诃,大也,广也,梵语爲mahat。今吴语爲“庞大”曰“麻哈”,义出于此,正“摩诃”之古读也
反正列举了几十个梵汉对音,最后总结说:这些列举的「阿,迦,柯,伽,多,埵,陀,驮,那,波,簸,婆,媻,魔,摩,磨,罗,逻,娑,莎,诃」等音,现在只有「阿,迦,伽,那」四字有读a音者,其余皆读o;而古概用以谐a,苟非古人读歌戈如麻,则更无可以说明之法。
5、阿拉伯唐时称为「大食」,而波斯语、回纥语称tazi,亚美尼亚语土耳其语称Tadjik或Tazik,西里亚语谓之Tayi,Ta-ï或Tayoyé,而《西域求法高僧传》中又将「大食」译作「多氏」。
6、唐人所音译的阿拉伯名人「阿蒲罗拔」即Abul Abbas,「诃论」即Harun-al-Roshid。
7、地名「亚俱罗」即akula,波斯自称iran,也叫pars,而译作「波斯」或「波剌斯」,「呼罗珊」即Kharassan
8、花剌子模译自波斯语Kharazm,唐时作「货利习弥」或「火寻」等,盖唐音「货」与「化」同
9、新罗,朝鲜语爲Sinra。
10、拉萨Lassa唐时作逻些。
后面并举例说明宋代音译也大体如此。
最后总结说:一经証明,皆无疑义。是爲古音未变之据。故杨中修《切韵指掌图》犹合歌麻爲一。至刘鉴《切韵指南》,乃立果假二摄,而辽金元史以下译名,遂无不以歌对o,以麻对a。然则歌麻异读爲元代以后之变迁,有断然矣。
最后又说,「歌韵」现在大多读作o(e),但是像「阿、他、那、麽、大」等几个字仍然为a音,这是因为这些字都是语言中最普通的词语,不随文言变迁,于是残留古音。

其中有趣的知识点摘录几条:
1、「之」字古读di,也写作「底、的」,现在基本都写作「的」,此即「之」之本音。
2、「尔」字古读ni,后写作「你」,亦「尔」之本音。
3、「无」读ma或mu,俗读作mu或mau,后写作「没、毛」,亦「无」之本音。
4、「甚」演变称「什么」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顺附原文:經典重讀 | 汪榮寶:歌戈魚虞模古讀考(一) http://www.sohu.com/a/138507473_488532
經典重讀 | 汪榮寶:歌戈魚虞模古讀考(二) http://www.sohu.com/a/141867386_488532
經典重讀 | 汪榮寶:歌戈魚虞模古讀考(三) http://www.sohu.com/a/145506451_488532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编辑如下:《歌戈鱼虞模古读考》是汪荣宝最重要的语言学论文。长期以来,传统的音韵学有“古无麻韵”一说,认为今天的麻韵虽然读作a,可是在中古音中却分属于现在读o的歌、戈韵,和现在读u、ü的鱼、虞、模韵,因此,今天麻韵的a音是从西域来的。汪荣宝的这篇文章反对这个说法。他首先注意到一般语言的规律,他说:“人生最初之发声为阿a;世界各国字母多以阿为建首;阿音为一切音之根本,此语言学之公论也。”由此推断上古汉语也应当有a音。而且开篇明义提出自己的结论:
「依余研究之结果,则唐宋以上,凡歌戈韵之字皆读a音,不读o音;魏晋以上,凡鱼虞模韵之字亦皆读a音,不读u音或ü音也。」
此文一出,在当时即引起轩然大波,引发一场大讨论,史称「第一次古音学大辩论」。而后来的研究基本认同此文中关于「唐宋以上,凡歌戈韵之字皆读a音」的结论,而对「凡鱼虞模韵之字亦皆读a音」则有分歧。故此,我们不妨看一下文中关于「唐宋以上,凡歌戈韵之字皆读a音」这一结论的推导。
一、日本汉字有音读与训读,其音读又分吴音、汉音、唐音。而所谓「汉音」正六朝唐人之读音。列日本假名对照如下:

无标题.jpg
即:即属于歌韵者五字,属于戈韵者二字,属于麻韵者二字,属于入声末韵者一字……今「a列」十字中取材于歌戈者七字,则歌戈之必与a音相谐可知。有人说用假名来切汉字未必准确,确实如此,有些汉音是日本语音所没有的,这些音他们只能用类似的音来代替,但是日本语音中与汉音相同的,那肯定也应该用合适的音来对译了。假如「歌戈」两韵在魏晋隋唐时已经读作「o」的话,日本为什么不用与之相近的「おo」列而非要用不相近的「あa」列来切音呢?
二、如果说日本的「汉音」不足为据,则再找西方人的译语。
1、阿拉伯商人苏莱曼·尸罗菲着《中国印度见闻录》中说:「中国滨海方面与sīla诸岛爲界,其民白皙,臣属中国,自言『若阙朝贡,国必不雨』,惜我国人无亲历其地者。」这里的sīla指的就是唐朝时朝鲜半岛的三国之一的「新罗」,这时刚刚统一朝鲜半岛,《南史·新罗传》称新罗亦称「斯罗」,与sīla比较可知「罗」即读作「la」,而且这个阿拉伯人说「惜我国人无亲历其地者」,他没有亲自到那里,那么这个名字必然是从唐人那里听到的,那么唐人的「罗」也就是读作la了。
2、《印度异闻录》中阿拉伯人称日本为「Wā qwāq」,即「倭国」,而「倭国」是唐人对日本的称呼,那么这个现在读作wo的「倭」在唐朝也是读作wa的。
3、不止于此,马可波罗与宋元之际来华,当时中国已经是「中原音韵」了,这个就是现在普通话的母本,而当时的马可波罗翻译「河中府」为cacianfu,「河间府」为cacanfu,译「河」作「ca」,与日本汉音音读「河」为ka完全一致。所以说,在宋末元初的「歌」韵还是读作a而没有变成o或e的。
4、梵汉对音,列举了很多个梵语音译词与梵语原文,如:
阿弥陀,amita
佛陀,省谓之“佛”,此言“觉”,梵语爲buddha。古读“佛”如勃,《晋书》“赫连勃勃”,《宋书》作“佛佛”也。
摩诃,大也,广也,梵语爲mahat。今吴语爲“庞大”曰“麻哈”,义出于此,正“摩诃”之古读也。
反正列举了几十个梵汉对音,最后总结说:这些列举的「阿,迦,柯,伽,多,埵,陀,驮,那,波,簸,婆,媻,魔,摩,磨,罗,逻,娑,莎,诃」等音,现在只有「阿,迦,伽,那」四字有读a音者,其余皆读o;而古概用以谐a,苟非古人读歌戈如麻,则更无可以说明之法。
5、阿拉伯唐时称为「大食」,而波斯语、回纥语称tazi,亚美尼亚语土耳其语称Tadjik或Tazik,西里亚语谓之Tayi,Ta-ï或Tayoyé,而《西域求法高僧传》中又将「大食」译作「多氏」。
6、唐人所音译的阿拉伯名人「阿蒲罗拔」即Abul Abbas,「诃论」即Harun-al-Roshid。
7、地名「亚俱罗」即akula,波斯自称iran,也叫pars,而译作「波斯」或「波剌斯」,「呼罗珊」即Kharassan
8、花剌子模译自波斯语Kharazm,唐时作「货利习弥」或「火寻」等,盖唐音「货」与「化」同
9、新罗,朝鲜语爲Sinra。
10、拉萨Lassa唐时作逻些。
后面并举例说明宋代音译也大体如此。
最后总结说:一经証明,皆无疑义。是爲古音未变之据。故杨中修《切韵指掌图》犹合歌麻爲一。至刘鉴《切韵指南》,乃立果假二摄,而辽金元史以下译名,遂无不以歌对o,以麻对a。然则歌麻异读爲元代以后之变迁,有断然矣。
最后又说,「歌韵」现在大多读作o(e),但是像「阿、他、那、麽、大」等几个字仍然为a音,这是因为这些字都是语言中最普通的词语,不随文言变迁,于是残留古音。

其中有趣的知识点摘录几条:
1、「之」字古读di,也写作「底、的」,现在基本都写作「的」,此即「之」之本音。
2、「尔」字古读ni,后写作「你」,亦「尔」之本音。
3、「无」读ma或mu,俗读作mu或mau,后写作「没、毛」,亦「无」之本音。
4、「甚」演变称「什么」

2654

帖子

7748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首先注意到一般语言的规律,他说:“人生最初之发声为阿a;”这种判断实在搞笑,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相信?说这句话的接生过几个小孩? 就我自己本人听到的来说,小孩初生之时的哭声,大概是:哦哇哦哇哦哇哦哇哦哇。绝对不是直接就发出了a声。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继光行者 发表于 2019-9-11 22:19
“他首先注意到一般语言的规律,他说:“人生最初之发声为阿a;”这种判断实在搞笑,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有那 ...

这个只是引子,又不是证据。
证据在后面,通过日语、梵语、阿拉伯语、波斯语、朝鲜语、方言等各种语言之对音来论证

2654

帖子

7748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我再退一步说,假如真的初发声是a音,那也不等于是阿字。所以这句“世界各国字母多以阿为建首;阿音为一切音之根本”应该改为“世界各国字母多a为建首;a音为一切音之根本."才是合理的表达。用了阿字,等于先入为主就把阿字等同于a音。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继光行者 发表于 2019-9-11 22:24
然后我再退一步说,假如真的初发声是a音,那也不等于是阿字。所以这句“世界各国字母多以阿为建首;阿音为 ...

你要搞清楚,这篇论文发表在1923年,彼时为民国时,尚没有普通话,国语也远没有如今天这般普及,所以作者所认为的「阿」就是读作a,而且在后文还特别说了:
「今音歌韻雖多收o,然其中有數字如『阿,他,那,麼,大』,相沿仍收a音。」
「『阿,他,那,麼,大』等字,皆語言中最普通之詞類,不隨文言爲變遷,故其讀音乃殘留之古音,不可以爲俗語之轉訛,而轉可藉之以考見其同韻諸字之正讀者也。」
可知,作者就是以「阿」的古音与今音都是读a而非o/e的

414

帖子

2194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看这篇有名的文章,不论作者考证结论是否完全正确,但至少人家是按照学术路线走的,而像继光行者这样的民科喷子,自然是不懂欣赏的。

2654

帖子

7748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歌韵」现在大多读作o(e),但是像「阿、他、那、麽、大」等几个字仍然为a音,这是因为这些字都是语言中最普通的词语,不随文言变迁,于是残留古音。“这个也是作者的主观推论。

900

帖子

3622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則讀歌戈收a者,唐宋以上之音;讀魚虞模收a者,魏晉以上之音。南山可移,此案必不可改!異日倘有得匈奴西域諸國之古史以考証司馬班范諸書者,循吾說以求之,其於人名地名之印合,思過半矣。”

2654

帖子

7748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yiniansanqian 发表于 2019-9-11 22:32
第一次看这篇有名的文章,不论作者考证结论是否完全正确,但至少人家是按照学术路线走的,而像继光行者这样 ...

对了,你就照着学术的路线走,看看能走到哪里去。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47 来自地藏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继光行者 发表于 2019-9-11 22:34
”「歌韵」现在大多读作o(e),但是像「阿、他、那、麽、大」等几个字仍然为a音,这是因为这些字都是语言 ...

那你解释一下,「阿他那大」这几个字都是歌韵,「罗歌」等字也是歌韵,在古代他们的读音是一样的(韵一样,声母不同)为什么前者的韵现在是a,后者的韵现在是o或e?哪个变了哪个没变?

2654

帖子

7748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善阿彌 发表于 2019-9-11 22:47
那你解释一下,「阿他那大」这几个字都是歌韵,「罗歌」等字也是歌韵,在古代他们的读音是一样的(韵一样 ...

我解释不了,但我至少不会想当然去下结论。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58 来自地藏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说咒语中的「他」年tuo,「那」念nuo,现在终于清楚了,原来这是因为这些字都是「歌」韵,而歌韵大部分字的韵都变成o了,而只有「他那」等几个还没变,而某些人以今拟古,却以为是这几个音变了,所以才想着把他们「复原」成o。
事实恰恰是这几个音没变,而读作tuo的「陀」才是变了的

2654

帖子

7748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善阿彌 发表于 2019-9-11 22:58
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说咒语中的「他」年tuo,「那」念nuo,现在终于清楚了,原来这是因为这些 ...

哦,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阿、他、那、麽、大」等几个字仍然为a音,这些反而是古音的。其他字的读o的反而是变了的。那就应该把所有那些现在演变成o音的全部改成a音啊。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3:09 来自地藏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其它楼,叶子曾写着:
既然《华严经》三个译本,
两个译本,华严字母的第一个字母,都念ā
只有四十华严,不一样。

叶子选择念ā,即
阿(ā)弥陀佛!
————————————
再看楼主所言:
唐朝的a音在元代时变成o/e音


还是选择a,即:
阿(a)弥陀佛!

2654

帖子

7748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善阿彌 发表于 2019-9-11 22:58
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说咒语中的「他」年tuo,「那」念nuo,现在终于清楚了,原来这是因为这些 ...

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好好写一下有多少个字需要改音,然后提交给国家语委吧。这可能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秋功业。

212

帖子

1101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继光行者 发表于 2019-9-11 23:07
哦,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阿、他、那、麽、大」等几个字仍然为a音,这些反而是古音的。其他字的 ...

是的,既然这些字在古代都是同一个韵,而现在却不同韵,那么必然有些变了有些没变。
而要判断那些变了那些没变,可以参考不同语言来判断。
目前看来,无论是我们周边的日语、汉语,还是较远的梵语、波斯语,还是离我们十万八千里的阿拉伯语,都证明了o是变了的音,a才是没变的音。

900

帖子

3622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9-9-11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末学之前就已经声明过,只做破斥错误论据的事,不做反驳“e”“o”音的事,因此至今没有开贴。今借楼主师兄的帖子再次希望念佛人不要再去执着读音的准确、与所谓的传承。真正的传承是佛陀的智慧和法师们修行的方式、心态。

南无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地藏论坛 ( 京ICP备1303292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51288559 )

GMT+8, 2019-9-16 06:28 , Processed in 0.14767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